【汤文亮专栏】共享空间的业主麻烦大了

专家分享-汤文亮专栏

2020-07-08

早两三年前,有老友叫我做生意要追得上潮流,就算做收租佬亦不例外,不应该将写字楼租给单一租客,而是租给那些经营共享空间客户,不但可以多收租金,而且又会令更多人受惠。我认为受客观条件所限,原因是我们的写字楼大多数属甲级,恐怕共享空间的租客会占用太多共用空间,例如洗手间以及电梯等,令大厦的质素下降,不但害了自己,更加害了其他业主。老友问为何其他人可以,而我又不能?简单说一句,就是我太懒,老友知我心意,我亦冇办法不承认。

 

老友话我懒只是讲中了一部分,如果租俾他人做共享空间,为何不自己做,而事实上共享空间是一个美丽名称,即是做包租公,如果租给别人做,为何不自己做,因为做包租有很多湿碎的事,空置率以及欠租率都相当高,七除八扣之後,租金收入可能不及租予普通租客。而且,共享空间的租客风险比较大,不过,又不是太多人明白,所以,有一段时间,共享空间的租客是非常流行,但现在又沉寂下来,有人认为这是受到新冠肺炎疫情影响,我亦同意,不过,始终是共享空间租客的业主比一般业主受到的困扰为多,但很少报道。

 

确认人与包租公有一个共通之处,就是令到业主失去功能一段时间,确认人虽然不是业主,但可以以业主身份将物业出售。同样地,包租公亦不是业主,但可以以业主身份出租,两者不同之处就是确认人只是在一段时间有业主功能,但不能够拥有物业,但包租公就不同,除了有业主的法定功能外,亦可以拥有物业。当确认人毁约,业主可以杀订甚至追收差额,但包租公不交租,业主要经过冗长法律程序才可以收楼,但这不是问题重点,而是包租公不交租,但又向三房客收租,业主即是借艇俾人割禾,一定激到生虾咁跳。


老实说,要收楼亦不是容易的事,共享空间的租客是很精明,他们有各种方法拖租,甚至反客为主,反告业主并没有履行责任,总之,我自己知自己事,唔够人玩就唔玩,这是我们没有将物业租给共享空间的租客的主要原因,因为我知道日後会很麻烦。


作者为纪惠集团行政总裁汤文亮

请先登入或注册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