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FH全球流行 香港土地问题成绊脚石

地产楼市-城中热话

2020-06-15


自新冠肺炎疫情爆发,全球出现WFH(Work from home)趋势,个别国际科网企业近日索性把部分工种转为永久WFH,从而节省写字楼租金开支,但同一套放眼香港恐怕未必适用。

 

先说外国,改行WFH员工可以遥距在家处理工作,透过ZOOM等视像软件开会交流,对於雇主或企业来说,无疑节省不少空间和成本,打工仔则可以省却通勤的时间和开支。但前提是外国一般居住环境较宽敞,活动空间的间隔分明,设有睡房、书房、厅区、甚至花园,要在家办公,空间不成问题。

 

反观香港的居住环境以狭小见称,人均居住面积中位数大约只有161平方尺(统计处2016年数字)。随着「纳米」风盛行,新建住宅中,面积200至300平方尺的细户型比比皆是,间隔多为一房或开放式设计,故莫说要额外腾出工作空间,私隐度也是一种奢侈。


香港人均居住面积之细令纳米楼盛行,土地问题成WFH在香港推行的绊脚石。

 

即使有幸拥有独立房间,但面积仅数十平方尺,放得下衣柜、睡床,亦容不下书桌,或者就只能半躺在床上回覆电邮;但若果同屋居住人数多,既难专注工作,更容易产生家庭磨擦和争拗。试幻想,那边厢小孩在哭闹、工人姐姐在吸尘,另一边奶奶开炉煮饭,丈夫电话会议,你还敢开ZOOM开会吗?

 

说到底,还是土地问题,在有限的土地,要兴建最多数量的单位,变相压缩每户拥有的空间,连日常起居、饮食、收纳都要想尽办法「偷位」,现在还要将Office搬回家,香港的打工仔真系有苦自己知。


请先登入或注册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