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楼解按】美减息了 为何港息未有同步下跌? - 王美凤

专家分享-说楼解按

2020-04-14


美国联储局为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对经济打击,3月内两度紧急减息共达1.5厘,联邦基金利率目标区间由1.5厘至1.75厘,降至0厘至0.25厘。美国大幅减息,香港楼按用家亦憧憬减息,然而,最优惠利率(P)基於难以单边减未有下调,至於大部分用家使用之H按,银行同业拆息(HIBOR)亦暂未有大幅下降,原因为何。

 

本地银行拆息主要受港元供求状况及美息走势等因素所影响,与美息有关主要是基於香港实施与美元挂鈎的联系汇率制度,而影响本地港元需求增加因素包括季结/年结影响、大型新股集资活动冻结市场资金、大企业派息期、市场风险或个别因素引致银行保留资金意欲增加等。再者,银行体系结余已由过往数千亿元水平,降至目前约540亿元水平,故此港元拆息已变得较前敏感,在不同因素下较大机会出现上落波动。

 

事实上,自银行体系结余在2018年跌穿千亿元水平後,1个月拆息便由长期低於1厘水平回升,升至逾1厘至2厘水平。去年4月起银行结余降至约540亿元,拆息上扬机会亦较前增加,当中亦基於港元贷存比率自去年第三季升至逾90%新高水平,反映银行放贷资金并非松动(最新数字是89.9%)。加上去年的社会运动以至今年的新冠肺炎疫情均会令银行有保险性保留资金倾向,1个月港元拆息自去年多个月份处於逾2厘,令港元拆息高於美元拆息,与过往不同。过往美国联邦基金利率於2008金融海啸後曾同样降至现水平,2008年12月底至2015年12月中前皆维持联邦基金利率於0厘至0.25厘,期内与楼按相关的1个月港元拆息跌至介乎0.07厘至0.36厘;但现时港元拆息已明显高於这个水平。

 

原则上港息在联汇制度下一般会跟随美息,港息不应大幅高於美息,故此当本地港元需求回落,港元供求回稳时,港元拆息应回落至趋近美元息率。美国於3月初紧急减息半厘後,与楼按相关的1个月港元拆息曾受美息跌势影响由1.6厘,降至1.07厘,以现时H按息率低至H+1.24厘至H+1.3厘计,H按息率曾跌至2.31厘至2.37厘,跌穿P按封顶息率(一般现为2.5厘)。但3月份金融市场集资活动以及季结等因素令港元需求增加,1个月拆息又再回升并企於2厘水平,H按因一般有封顶息率作为保障,实际按息普遍仍处於2.5厘。季结过後,拆息始回软,本月9日1个月拆息回落至1.63厘,但暂见拆息未有降至应有水平,其中原因亦基於美元拆息最近亦被推高。作为国际最大主要货币的美元,避险需求大增导致全球争夺美元,引致美元供应紧张,推高美元拆借成本,过往美国联邦基金利率亦降至现水平之数年间,美元拆息以1个月期为例多徘徊0.15厘至0.25厘之间,但近日却持续处於约0.9厘跌不下去。

 

随着联储局宣布无限期量宽,再加以不同方式方水,市场期望美元息率可大幅降低,但全球疫情未见受控,金融市场极其波动,美元拆息暂未可被推低至市场预期水平。原则上本地季结过後,港元需求应有所回落,现高於美息之港元拆息应可下降,令H按息下跌。然而在经济前景不明朗、市场一遍应对避险需求下,加上美元拆息跌幅逊预期,港元拆息便不能如往一样跌至甚低水平。当然,美国推出如此大力度减息及量宽等措施,市场期望当敏感情绪缓和及疫情高峰期後,借贷息率可确切降低。在众多不确定因素下息率何时降低及减幅如何有待观察,然而,基於拆息波动性大,用家选择H按计划时需特别留意封顶息率水平是否与市场优惠按息一致。

 


作者为中原按揭经纪董事总经理王美凤

请先登入或注册成为会员